美国拖欠联合国80亿元会费,这事儿跟钱不要紧

美国拖欠联合国80亿元会费,这事儿跟钱不要紧

美国拖欠联合国80亿元会费,这事儿跟钱不要紧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本年4月在突尼斯对当地学生宣布说话。图/视觉我国。材料图。美国拖欠联合国巨额会费的问题,又一次引发言论重视。日前,在联合国大会担任行政和预算业务的第五委员会会议上,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指出,联合国或在本年8月耗尽现金。当时,联合国保持平和预算缺口为15亿美元,惯例预算则呈现4.92亿美元缺口。其间,美国欠款最多,高达11.57亿美元。缺口这么大,以至于古特雷斯动了“卖联合国秘书长官邸”的心思。当然,尽管古特雷斯说不是恶作剧,但这只能被理解为一个无法的打趣,由于他无权出售秘书长官邸。事实上,美国拖欠联合国会费,并非始自今天——从1986年起,美国拖欠的联合国会费就逐年添加。美国为什么总是当“老赖”而让联合国为难呢?▲2017年9月美国总统与时任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妮基?黑莉到会联合国大会。材料图。图/视觉我国一、联合国许多抉择计划不符合美国的政治要求特朗普上台以来,屡次诉苦美国给联合邦交太多钱了,并在推特发文称:“联合国具有巨大潜力,但现在只不过是一群人聚在一起闲谈、打发韶光的沙龙。太可悲了!”从世界政治理念上讲,特朗普对现有的许多世界组织都不满足,所以一言不合就退群。自他上台以来,现已退出了十几个群。他对联合国及其对联合国会费的情绪,跟他的政治理念有很大联系。特朗普政府一向要求下降美国的维和预算摊款比例。美国时任常驻联合国代表妮基·黑莉上一年3月在联合国关于维和变革的高等级争辩会上表明,美国往后承当联合国与维和相关费用的比例将不超越25%。这个规范跟美国应承当的28.5%相差3.5个百分点,发生缺口是天然的。美国的问题不止在于本届政府对联合国的政治情绪,而是至少20多年来美国历届总统一向如此。美国以为联合国抉择不符合美国的政治要求,经常在某些重要议题上与美国定见相左,特别是美国要武力干与其他国家需求联合国背书的时分。因而,从老布什到克林顿,从小布什到奥巴马再到现在的特朗普,都将拖欠会费当作了美国限制联合国的一种手法。在克林顿总统任内,由于时任联合国秘书长加利在有关世界问题上的情绪与美国政府相左,美国政府坚决对立加利连任,终究加利没能取得连任,成为联合国历史上仅有没有连任两届的秘书长。用加利的话说,美国“对立联合国仅仅出于政治需求”。但美国方面时至今天的观点是,美国不能用纳税人的钱养一个跟自己情绪相左的世界组织。二、联合国一向不能依照美国志愿变革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美国就责备联合国“内部糜烂”“功率低下”“人员冗余”等,以拖欠会费与维和费用为手法,强逼联合国按其志愿进行变革。在1999年9月,共和党参议员赫尔姆斯、伯顿及共和党众议员史密斯联手发问,将美国交纳会费与联合国变革问题严密挂钩,声称联合国的任何变革都应包括一点:减轻美国对联合国承当的财务责任。而美国国会终究通过了赫尔姆斯、伯顿提出的“联合国变革法”。可是,联合国运作有其根本架构与规矩,变革的确也非一日之功,由于其牵涉多方利益,杂乱程度较高。尽管联合国近年来一向在进行变革,可在精简机构和减员、节省经费等方面成效并不显着,不能到达美国的功率要求与通明性要求。不只如此,美国更以为,联合国的变革应该将国家会费交纳多少跟其权力巨细挂钩,不能是缴22%会费的美国跟缴0.5%的小国在许多事项上都是相等投票权力。特朗普的国家安全参谋博尔顿在早前担任美国驻联合国大使时,便是这个情绪。不过,这明显跟联合国建立之初巨细国家权力相等的理念是有抵触的,联合国内的权力不能彻底以交钱多少来衡量。可美国总觉得自己吃亏了,以“老赖”做派给联合国以压力,便是表达不满的方法。需求阐明的是,美国也会阶段性地依据自己的政治需求进行交纳。比方,9·11事情后,美国众参两院敏捷形成了要求美国政府当即补缴欠费的抉择。换言之,美国欠联合国会费,不是钱的问题,是政治问题,不只有世界政治问题,还有美国国内政治问题。□任孟山修改 王言虎 校正 李铭

admin

评论已关闭。